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三(+1)人行--千里一片石,惟太行也

记录人生轨迹,遍览神州美景。13608621248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元·许有壬《游林虑记》解读  

2013-11-26 08:50:03|  分类: 精品阅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[原创]元?许有壬《游林虑记》解读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

 

  “春雷初鸣百虫惊, 云开雾散现九重。农耕浇灌不歇停,种树打畦汗水凝”。阳历三月对于我们是个忙碌的季节,全体同事在乍暖还寒的初春,苦干一周,使得苗木示范园褪去苍凉的旧貌,焕然于我们面前。手掌上有了薄薄的新茧,间或还有两个充血的燎泡,胳膊有些酸痛,但一点也不矫情,为每天都看得见的新变化而欣喜。

 

  上周没有登山,宅在家里搞了两篇天平山的古诗文注解,这一开头有些收不住。劳动之余晚上回家主要的心思就在训诂上,从张商英到柳开,从柳开到韩琦,今天再从韩琦到许有壬。

 

 

  一、安阳老乡许有壬

 

  上篇文介绍的韩琦是安阳人,今天的老许也是安阳人。许有壬 (1287年~1364年),字可用,彰德汤阴(今河南汤阴县)人。元代首科进士,在元王朝政坛上生活了近五十年,历事七朝,官至集贤殿大学士、中书左丞,是元代中后期汉人中为数极少的位至显贵者之一。许有壬直言敢谏,以不避权贵称于时,为人耿介,在后至元元年(1335)到至正十七年(1357)二十二年间有六次去官就隐的经历。并且诗、词、散文均能,著有《至正集》。《元史》中有《许有壬列传》,这不是一般官员能有的荣耀。

 

  许有壬也算是出身书香门第,他的父亲许熙载于大德年间,曾先后在湖南零陵、衡阳、湘潭、长沙、江西临川等地做官,幼年的许有壬随父读书于江南。大德末年,许有壬游学京师。延祐二年(1315)进士及第,授同知辽州事,开始了他的政治生涯。

 

[原创]我的太行,我的爱!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

  二、此文的写作时间和记游

 

  此文载于1964年林县档案馆翻印的《重修林县志》第52页,是旧志中为数不多的游记之一,也是继柳开林虑山第一篇游记之后,最有影响力和代表性的游记之一。许有壬老家是汤阴县,汤阴县在没有设置鹤壁市之前,和林州东西接壤,属近邻。但许有壬在年轻时对林州并不熟悉,因为他从小跟随父亲游学江南,然后到京师考取进士,继而外出做官,鲜有熟悉家乡的机会。

 

  不过机会还是有的,老许来林州了,这年是元顺帝至元四年的阴历九月初三,即公元1338年,这年老许51岁。今天晚上,老许来林州的时间把我搞迷糊了,史料上记载的是至元四年来林州的,这不错,但是查看历代纪元表,至元四年是忽必烈在位的1267年,可老许的出生年份是公元1287年,总不能没出生就来林州吧?再摸排细查,查到了元朝的第二个至元年号,是1335年元顺帝使用过的后至元年号,这下搞清楚老许来林的年份了。

 

  古人登山条件不比我们现在,但这些老先生们却不辞劳苦,像这次老许先生就在林虑山把玩了9天,行走了400里地,观看了林州黄华山、墨灶寺、洪谷山、栖霞谷等名胜,写下了下面这首3000余字的记游。但遗憾的是当时天平山经过雨季冲刷,道路断绝,老许没能登上天平山。

 

[原创]我的太行,我的爱!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

  三、很长的《游林虑记》原文

 

 太行之秀,至吾乡西山融结为最,幼读书江南,既仕,奔走中外,虽两归乡里,而忧患荒迷,世故萦绕,望西山如天上,不得至也。观郡乘载“柳仲涂居荡,闻僧惟深言天平泉石,过恒岳远甚,及同游,方信其言不妄”,益欲一游。至元四年戊寅,得请归。九月三日甲子,偕监郡荀公和叔始为林虑之行。

 

 午,出西水门,过孙平邵村,时百谷已收,芋区蔬圃,棋错星布,柿林如江南橘黄时,远近蔽亏。历流寺、固县,大风扬尘,俄幸止。孝亲寺僧,水冶士大夫暨巡徼监当官闻来迓。晚宿寺中。僧西溪年八十八,尚能款客。明日夙兴,拜韩公坟,读富郑公所撰碑。碑有亭,故无损。石极美。碑阴有树,如水墨所画,坟皆甓甃,完者尚多。兵荒中有僧纪公,奋身捍蔽,卒赖其力。宅兆形势,风水家图以为式,以为天地间不多见者。凭高历览,又登寺西南经阁,果极其妙,高下阴显与图所传不异也。顾丰安兆域寺毁于兵,僧徒解故,豪右斩木,野人盗甓,残毁殆尽,则纪之功可念也。小酌遂行,知林州李佑之延、同知梁思诚仲信、判官张仕谦子信,迓于诸翟。晚至州,宿万安寺。

 

 丙寅,谒庙学,游黄华山。和叔送予出郭北门,归祭其故人。同知梁仲信、诸生李冕,咬咬侍行十余里,至其麓,皆小石槲樕。是日大霜,水皆冰,人谓:地高寒,较他地早一月。槲叶青红可爱。路渐高,闻水声于灌丛乱石中,又数里,山益高,峰益峻,壁益峭,涧益深,路益险,水声益大。峰回路转,掩抱重叠,使人应接不暇。涧皆盘石,高下为磴极,泉流其上,悬而为练,激而为湍,飞花旋碧,喧豗飘洒,其潴而为泓者,清澈如空,纤芥可见。寺相近,屏障益奇,乱石不可骑。过盘石,道左有水硙,作屋其上。

 

 自麓又十里,至寺。山僧三四辈,问以古,皆不知。石柱刻张商英绝句,诗言高欢避暑事, “棋”字韵叶,“来”字注切,其下他柱多题刻,漫灭不可尽读,大率多崇观间人。少憩,遂入山观水帘。一僧前导,山民十余辈,持斧锸,剪椔翳,掇碎石,仅能投足。马不负人,且不能登陟。人力惫极,又据鞍不跬步,又下。若是者,逾三里许,遂不可骑矣。始见悬瀑如练于半天。骑留林石间,相率牵拥而登焉。峻坂微径,乱石荦确,如梯而无级。樛木交错,攀萝挽条,寸尺而进,赖健卒縆曳于前,挽之而登。因思东汉《封禅记》所载登泰山事,此近似焉。数问僧至否,以僧言远近为喜畏。

 

 又三里许,始至。加远不能进矣。有石突出如屏,四向无所连著,其高人云,所谓挂镜台也。前有盘石,疲甚,坐其上。从者赍酒脯至。仲信年六十余矣,惧其不任登陟,留之寺中,俄亦蹑跷以两卒掖而至。又迷路径里许,石上望水帘。北崖者僅如匹练下溅,崖飞白始阔。其西者崖上垂白亦不过丈许。意谓昔人传夸过实,俄从卒持二冰柱长五尺许以献,云至帘下得之,且盛言其伟。遂欲即之。发火煮酒,引满数爵,诸生暨从者遍饮之。乃缘南崖微径,迤逦而西而北,坡极陡峻,草石皆冰滑不可投足,尺寸展移,栗栗危甚。乃至西崖下水帘内。仰面望之,目力为穷,始见崖上之水飞洒散布,疏密匀整,自崖而下至涧底,其长不知几百丈,其阔百余尺,光明透澈,去人尚五丈许,其所谓迸珠帘者也。

 

 负崖坐石久之,仲信跼蹐,以酒至,为引数爵,力稍苏,攀援而北。仲信不能从也,独遣其卒挈酒以从。转折而东,至北崖帘下,有岩坐数十人,帘之长又过于西者。东边则颇浓厚。自巅至地,时如团雪投坠而散,连属不断加以动摇,飞舞如玉龙蜿蜒状。余皆与西帘同。两帘皆清气袭人,时时飞洒,如细雪著人面,信天下之奇观也。帘下沾洒,细草皆为清冰,日夕凝积,或耸直如玉笋,或扶疏如珊瑚,蔽崖弥涧,奇形异状,不可殚记。琼田瑶草,殆此谓也。西崖下望挂镜台,则培楼矣。

 

[原创]我的太行,我的爱!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

 此山之形,奇峰重叠,如展画屏,不知高挂镜台者又几百尺。周围环抱而开豁,其东台如门屏,而位置偏南。台前之山,一遮一掩,又不知其几百重也。始坐磐石,疑水帘之小,盖辽远空阔,掩映崖石,淡然而无,加以老目茫茫故也。

 

 北帘之东,又有悬瀑,望之差小。青壁无路,不能即而观也。久之,循来迹而归。石间多兰,土人不识,台上石坠于下者,皆为水波龙鳞之状,方平可爱,惜路险,不能致也。与仲信辈罄酒肴而归。归途趋下,差觉易。僧醉喜甚,捧冰如珊瑚者,前行至系马所,且乘且步,俄至寺前,就磐石列壶觞以坐,又以红树及山果之如丹砂者,与僧所持冰列于前。清泉泠泠过壶觞间,且漱且盥,且觞且咏,非迫于暮不忍归也。和叔率州官载酒迓于郭,至寺,以所携水帘泉沦茗饮之。

 

 又明日,延判官张子敬同至墨灶山。寺殿东椒壁有梅轩佚老真元癸酉岁所题,文、字皆奇,其下残缺石柱,多宋人题名。缘石磴,登方丈,鸣筝小酌,从者得雉为炙以侑觞,题诗于东壁而出。至谼峪东二里余,支提龛琢石崖为之。有开元十九年蔡景所撰碑,刻甚精。寺前流泉怪石不减黄华。寺有巨槐,荫地数亩。山门有白松,皮叶皆异,砖塔嵌张商英圣灯石刻。圣灯寺在西峰绝顶,望之隐隐见其殿宇,僧云:盖四十里之遥,旧传圣灯诚悫拜祷则见,商英而后见者多自矜,必刻石以记。近年元遗山亦有诗纪之。和叔云,“某官甚不叶人望,亦尝祷而见之。”余服其言。清泉淙淙,循殿阶而流。历石磴,至方丈望五松亭。方丈西有磐石,坐于是得山尤佳。午,和叔治具陈乐,夜分始休。梦回泉声满耳,可以消酒。

 

[原创]我的太行,我的爱!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

 戊辰,早,浴于寺之浴室,题名白松,刻石后殿石柱。之延、子敬归。夜,和叔入浴,余独乘月登陟,坐松下盘石。僧有普静者,善觱篥,终日献艺。至是,又挈其徒按羯鼓笙笛,铿鍧交奏迭作。于月明松影中,清风飒然,山鸣谷应,不知此身之在人世也。长老胜祥,又进数尊,而后归寝。昔欧、谢诸公游嵩山,见石室汪僧叩厥,至论余之游,乃得此辈,可为一笑,然亦陶写终日,正是不恶。此山秀拔在黄华之右,至于水帘之奇伟,与夫遮掩环抱,重叠深远,则不及也。二山之泉,皆去山数里,洑人地中。

 

 己已,将游栖霞,和叔谓其地无大奇,计程,欲以九日登凤宁山,遂不果往。东回,过诸翟、翟曲,宿下洹。

 

 庚午,至凤宁山,山在洹水之阴,峭拔奇秀,望之如凤,耸石为两翼,上各有亭,其巅又为亭。亭上为屋两重,塑三圣女。其上有金泰和间碑,载乞石烈氏所建,三女则不能究其氏族也。山多古柏,路甚险,登之甚劳。既至其巅,则俯瞰二亭若井底,坐久,风急,始撤俎而下。过南齐,观丈八佛,大砖浮屠,贮佛其中,有绍圣间石刻。过槎枒岭至善应,宿储祥宫。宫有洞房,以甓为之。

 

 辛未,登西楼,和元裕之诗。遣捕鱼得鲤鲫活跃几席前。午,泛舟观泉于宫之西。泉皆洹之洑流而突出石崖下,腾涌有历下所谓趵突者,清澈尤甚。土人疏导作堰,以激碨碾,为利甚大。登龙祠,祠下泉出尤怒,日已暮,道人载酒于岸以俟,遂醉而归,仍宿于宫中。

 

 壬申,道人击云璈侑觞,方盘桓殿庑,求盗二人报大尹杜公率其属迓二日,不得已,遂归。

 

 往返九日,游历四百里。山中憩息,则有从者弦歌之娱;马上疲惫,则听和叔剧论,可以醒尘思,遣睡魔,余力所及,得诗凡三十四首,姑录之,以记岁月。所不足者,天平柳公仲涂所游西山最胜者,和叔谓其地险甚,且路经大雨不可行,栖霞又厄于犹豫,而玉泉、泽阳诸山皆有可观,未得历至,张本于是,尚有待于他日焉。

 

 

[原创]元·许有壬《游林虑记》解读 - 林中漫步 - 林中漫步 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